天下莽山

2018-06-10 11:28

 

透过春日的云霾,眼前的莽山如同一位温文尔雅的智者,又像一位刚刚换上微服的帝王,——在云蒸霞蔚的晨光里露出了慈祥而神秘的面容。

 

“空费了凡夫俗子冥思苦想,

空费了文人骚客搜索枯肠。

大森林铺开偌大稿笺,

任天地挥成千古绝唱。

直的山写的是雄奇,

横的岭写的是苍茫;

浓的雾写的是深邃,

淡的云写的是高旷……

呵,莽山,莽山,

莽山是一部绿色的史诗啊,

扭曲的灵魂怎能读懂它的份量!……”

 

这是一位著名森林诗人写给莽山的诗。他还写道:”我走进莽山,每株大树都来拜访;大树撑开我的诗,我的诗才郁郁苍苍……”

 

莽山,就像一个被绿色浸染过的梦幻!

 

莽山很浩渺,层层叠叠的群山早已分赠给自己一幅又一幅黛蓝色剪影;莽山很幽深,无边无际的原始森林精巧玲珑地葱翠于苍茫暮霭之间;丛林间,一对觅食的黄腹角雉在镜头前自得其乐地行吟着漫天即将绽放的朝霞。

 

走进莽山,就像走进一幅雅致的画!无论晴天雨天,不用泼墨点染,不用刻意着色,山的原貌便是画中的经典。

 

天台山,海拔1700多米,不是莽山的最高峰,却是我国南方观赏日出日落和云海的最佳去处。驱车直达山腰,不待徒步登顶,浓浓的云雾,便把我们脚下的一切藏了起来。在领略这份似真似梦的朦胧与缥渺的同时,我想起了盘古氏那把开天辟地的利斧,也想起了杜甫老先生“天上浮云如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的诗句。

 

日出,是一个希望的诞生;日落,同时也是又一个希望的孕育!

 

莽山是南北植物荟萃之地。走进这片北半球湿润亚热带地区面积最大,保存最好的原生型常绿阔叶林,我心底不由自主地涌动起一种对于万物苍生的一种虔诚的敬畏,同时也明白了国内外的专家们为什么把它称作“动植物基因库”。

 

走进这绿色的瀚海之中,徜徉在生机盎然的生命之树下,体味清新自然的芬芳,人与自然早已融为一体。

 

因为有这片林子,莽山才有了这蓝得沁心的天空,这洁净透明的山泉和溪流,才有了这带着浓浓青草味的清新空气 以及 “我国南方最佳天然氧吧”的称谓。

 

生命是一段行程,只有大自然才是真实的永恒。春天来了,漫山遍野的山花开了,金黄的报春花、雪一样的白玉兰、粉黛的樱桃、红火的杜鹃……。一年一度的“高山杜鹃花节”与其说是为了吸引游客,不如说是莽山人对于大自然慷慨赠予的感恩与回馈。

 

莽山属亚热带湿润气候,夏无酷暑、但冬有冰雪。虽然地处南岭毗邻广东,是我国冬雪线的最南端,却有着世界上最奇特、最美丽的雾凇、冰挂和雪景。

 

莽山的每一座山岭都显露着独有的灵性,每一座峰峦都足以书写出一段夺人心魄的华章:巍峨雄浑的摩天岭、挺拔俊俏的蜡烛峰、气势磅礴的雷公岭、画景天成的崖子石、出神入化的天台山……

 

当人们告别城市的喧嚣、拥塞与杂沓,与这里的阳光、空气、云雾和溪涧、草地相融相依,眼前的一切都能构成一种风景,变成一杯洗涤风尘的甘霖,给人一种自然本朴的魅力,为您营造着一种生命的真实。

 

水,是万物生命之源。莽山的山泉水是清亮的、清甜的、清纯的;纯净得让人不忍用市俗的眼光去看她,不舍得用手去碰她。

 

爬上猴王寨,仰望千仞绝壁倾泻而下的瀑布,走近乐水河,撩拨激浪奔涌的万点晶莹碧波。只见得溪水清澈见底,鱼在水中自由地呼吸;清清细流,汇聚在这里,哺育着万物众生。

 

在我所见过的瀑布中,将军寨瀑布别具一格,不愧为一部壮丽的水的交响诗。

 

这里是珠江的发源地之一。涓涓的山溪汇聚成奔流不息江水,日夜南下融入珠江上游的北江。生态完好的山溪,也孕育了惊险刺激、让海内外游客如痴如醉的“莽山珠江源漂流”。

 

“蛇博士”老陈是我的老朋友。经过这些年国内外上百家媒体的轮番采访报道,如今他,还有20年前被他发现的莽山烙铁头蛇,都已成为寻常百姓耳熟能详的知名人物和知名动物。

 

盘老先生是瑶家的老前辈,是莽山瑶家各种庆典祭祀仪式的大师公,也是莽山历史的见证。一支唢呐,两片铜角,演奏出了千山万壑的神韵。

 

悠悠天籁,呼应着大自然的心声。

 

时光,在溪涧清澈的水中流动,岁月如轮;春夏秋冬,逝去的是秋水,不老的是心灵。只要这青山还在,莽山瑶家人的生活就永远祥和从容。

 

君临莽山,达观天下。面对莽山,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解读。所谓“山外人读山,读一片迷茫读一片烟岚;山里人读山,却读出了一部人生辞典——山兮如吾吾兮如山!”莽山之于我,不仅是永远变幻莫测的色彩和光影,也是摊开在案头永远翻阅不完的人生画卷……


 

分享到:
文章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 宜章头条 http://toutiao.yizhang5.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xxx@xxx.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